移动版

九牧王公子大婚 千亿晋江大佬站台背后:谁能守好家业

发布时间:2019-01-18 07:59    来源媒体:金融界

如今,当年创造奇迹的泉一代们已经年逾半百。九牧王(行情601566,诊股)家的婚礼,将众人视线又拉回到了这些泉二代身上。民营企业到了接班高峰期,代际传承压力下的泉二代们,到底行不行?

老子打下的江山,迟早是要传给儿子的。

1.

/ 千亿婚礼 /

前两天,在福建省泉州市下属的晋江市有三辆婚车追尾了,虽然追尾是常见的交通事故,但追尾的三辆婚车亮了:

因为三辆车都是宾利,总价超过10000000元。

为了躲避行人,前边的车紧急刹车,宾利们先后追了尾,其中2辆还没有上保险...

有媒体报道,保险公司预估他们的维修费应该要上百万。

不过撞完以后,车主表示:小事情,问题不大,我们回去私下解决就行......

网友:果然是壕娶壕嫁的晋江老板啊!

无独有偶,前几天一场更壕的婚礼被顶上了抖音热搜,细心的网友们发现,这场婚礼的主角是晋江帮公司九牧王的大公子,林泽恒。

▲ 图片来源:微博@游丝棋

▲ 图片来源:微博@游丝棋

都说福建人办婚礼豪奢(特别是晋江人),这不,福建晋江万利集团老总嫁女儿,嫁妆数亿摆席8天。

▲ 万利集团老总女儿的嫁妆

▲ 万利集团老总女儿的嫁妆

晋江百宏集团老板嫁女,1亿现金1亿股票,用5亩仓库开席400多桌,3000多人参加宴会,总共花销800万元,场面大到当地都堵了车。

福建长乐有一位不具名的老板嫁女儿花了2.1亿,婚宴摆了300多桌,有近4000人参加,宾客每人分1000元。

▲ 2.1亿嫁女宴席节目单

▲ 2.1亿嫁女宴席节目单

所以九牧王大公子这场婚礼,当然是不能输的啦。

网传这场婚礼光是人工就达600余人,婚礼的土豪布景还有一个别致的主题叫做“牧神的宫殿”,总结下来,这婚礼就一个字:钱!

放几张现场图片你们随意感受一下:

网友评论说:这一片粉色,哪是鲜花啊,这就是粉嘟嘟的人民币啊!

其实只要有钱,布景一个比一个好看,但论婚礼的嘉宾,怕是没有几家能超越九牧王公子大婚了:

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

七匹狼(行情002029,诊股)集团董事局主席周永伟

特步集团董事局主席丁水波

劲霸男装董事长洪忠信

中骏集团董事局主席黄朝阳

利郎集团总裁王良星

柒牌董事长洪肇设

卡宾董事局主席杨紫明

来看看媒体对这场婚礼的评价:

一场盛宴,让大佬们再次相聚,明面上是参加婚礼,私底下大家都在暗自较量,身家几何如今已不是他们拿来关注的重点。

泉二代们争不争气,才是他们较量的焦点。

90年代有辉煌,有灿烂,当年出走的一干泉商众人,归来已是产业加身。拔地而起的安踏、361度、喜得龙、爱乐、德尔惠、恒强美克、贵人鸟(行情603555,诊股)以及一干泉州企业,让“晋江系”三个字在服装品牌行业变得掷地有声。

如今,当年创造奇迹的泉一代们已经年逾半百。九牧王家的婚礼,将众人视线又拉回到了这些泉二代身上。民营企业到了接班高峰期,代际传承压力下的泉二代们,到底行不行?

2.

/ 豪门测试题 /

这次吸睛无数的九牧王董事长长子结婚,向家乡晋江市内坑镇葛洲村捐赠1000万建设村级养老院,并委托村老人会向645户村民每户发放500元喜金。

晋江帮商人结婚爱做公益是众所周知的,福建下海从商之人众多,老一辈信因果报应,公益是积德行善也是最好的积福。

知名泉商许连捷(恒安集团掌门)二公子许清水结婚时,许连捷也曾向晋江慈善总会捐款6666.66万元。

老子把钱捐出去了,归根到底账上是少了一大块。这一大块,回头还得靠儿子来补。

对于许清水这种富二代来说,要么子承父业,要么创业,不然就是坐吃山空。许家有三子,但三子都不愿意继承父亲连捷地产的衣钵。

安踏是少有的、泉商冒起的品牌中,今天还能存续安好并且少见颓势的。

安踏的少主人丁少翔自然是万事都在众目睽睽之下,做得好了,是父亲的光环照耀;做不好了,就是扶不起的阿斗。

比起倚老啃老的富二代们,丁少翔还算说得过去,他认认真真地选择了安踏收购的滑雪运动服饰品牌DESCENTE来练手。

圈内盛传这个安踏旗下的高端子品牌,是安踏掌门人丁世忠给儿子丁少翔出的题,吃下迪桑特,才有资格往安踏集团的核心迈出下一步。说到底,这就是一道属于豪门的测试题。(丁少翔还是个95后啊!)

为了早早为这道题做准备,丁少翔从海外退了学,既然目的是从商,那就不上学了。得,直接实践吧。

▲ 安踏接班人丁少翔

▲ 安踏接班人丁少翔

但总得来说,比起那些不成事的二代们,丁少翔还是靠谱,那个曾经被同学爆料一学期要踢坏两个教室门的男孩,如今在安踏做得中规中矩。

和安踏接班人丁少翔不同,在他还在做豪门测试题的时候,泉商二代丁辉煌和丁辉荣已经算是步入正轨了,他们接下了父亲一手创下的福建别克鞋业,改名361度。

但要接替父职,既要服众还要保证公司运营正常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如何才能快速解决以上所以问题?

2013年,丁辉煌娶了361度公司联合创始人的女儿,丁辉煌的妹妹嫁给了这位联合创始人的儿子,两家亲上加亲。

这场联姻让丁辉煌的岳父拿出了1.6亿现金给361度用以融资经营,两家掌控下的361度逐渐走向稳定。

家族联姻目的就在于生意上的荫蔽,晋江帮们从商的一大特点,就是信奉一家人在一起,才能把事情做好。2009年,361度上市,这权位交接算是完成了。

“晋江这边85%以上的民营企业,都面临着二代接班的问题。”这是晋江市商会副会长丁荣华的原话。

金钱和权利的转移过程往往十分艰难和残酷,权钱代际转移的时期,对很多企业来说就是敏感脆弱期,死于交接期的企业,恒河沙数,不胜枚举。

3.

/ 尴尬!没有接班人/

子承父业的前提,是你是否有产业能传给儿子。

一朝风生水起,一朝油尽灯枯,名遍晋江帮的德尔惠就是没有二代继承人的典型。创始人丁明亮病故后,德尔惠上市之路也被腰斩,IPO财务造假的事,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2017年,德尔惠欠下6.36亿,抵押出了全部厂房土地和仓库,当年还请了周杰伦的德尔惠,甚至没有迎来它的2018。

德尔惠、喜得龙、金莱克、闽超鞋业、诺奇,十几年的顺流逆势下,泉商企业关门一半,还有曾经可以和安踏齐名的贵人鸟,如今也愈见颓势。与其说是一种行业的损失,不如说是一种行业的教训。

晋江帮里那部分落败的倒地不起,垂死挣扎;跟上了时代列车的那部分,却是越来越强。马太效应下,晋江帮两相分化,强者上天,弱者遁地。

今日的泉商企业,大多早已完成了资本积累,像安踏一样始终在服装商上下游价值链深钻的只是一部分,大部分品牌都在挖空心思,想如何跨行赚更省劲的钱。

以七匹狼为例,早有家族成员分化出服装体系,来专门做资本运营。

2004年,七匹狼入股兴业银行(行情601166,诊股)。

2009年,持有的619.4万股全部套现。

同时2004年,七匹狼入股梅花伞业,又赚得盆满钵满。

不只是七匹狼,九牧王在2017年也发布公告,披露旗下子公司拟发起设立互联网时尚产业基金,基金规模高达10亿,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专注投资。

实业和资本的碰撞诞生出了火花,好像晋江帮的服装企业跨行转型资本运作,成了一条红利可见的捷径。

2015年后,服装零售业的关店潮,来得携雨带风、拔山倒树。服装零售品牌的求生欲,时至今日依旧迫切而紧急,泉商只是众多商派的缩影之一。八妹将知名泉商企业目前得境况总结如下:

转型、升级是汹涌大潮中必须经过的一环,而转型升级中,品牌泉二代们的继承迭代,让这环上多了一层阻碍通过的火光。

家族企业在中国,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带,是一种改不了的文化。在家庭本位观念如此重的国情环境下,老子的产业,不管儿子要不要,那都是留给自家孩子的。

不得不感慨一下,王健林说万达想找职业经理人接班,而不是传给王思聪这个想法很超前啊。

所以想知道富二代们争不争气,莫慌,我们财报里见!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